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揭秘:诺基亚为什么要秘密研发Android手机

揭秘:诺基亚为什么要秘密研发Android手机

更新时间:2013-12-9 16:07:28      点击:

据多名知情人士透露,诺基亚一直在酝酿新的基于 Linux 内核的 Android 操作系统。由于诺基亚现在已将其设备部门销售给了微软,远离了手机业务,因此现在尚不清楚这款神秘的搭载 Android 的手机是否能够见到天日。但是,诺基亚瞒着微软秘密谋划 Android 手机的故事极大地激起了我们的兴趣,让我们开始以新的视角看待诺基亚与微软和谷歌的关系发展史。

1. 2009 年转折点:诺基亚放弃 Android 投入微软怀抱

诺基亚的诺曼底计划是什么?是它的 Android 智能手机吗?也许是。在 1944 年 6 月 6 日,美军成功登陆诺曼底让旷日持久的战争僵局出现了巨大的转机。现在,诺基亚的诺曼底计划是否也能帮助它找到一条出路呢?

诺基亚本可以在 2011 年实现诺曼底登陆——推出它的 Android 智能手机,因为它早在 2008 年就已确定了这个发展方向。但是,在 2009 年,某个重要事件的发生推迟了这种可能性,也许是无限期的推迟。那一年,微软高管史蒂芬·埃洛普向诺基亚伸出了橄榄枝,此举最终在两年后将这家芬兰手机制造商从微软的竞争对手变成了合作伙伴。

当时,埃洛普还只是微软企业软件部门的主管。与微软很多高管不同,埃洛普意识到智能手机将是下一个大热门。虽然当时功能手机仍然霸占着全球市场,但是他敏锐地预见到一个新的时代即将到来:用户将会在智能手机上处理他们在 PC 电脑上所做的各种日常事务。因此,他开始极力面向智能手机推广 Office 办公软件。唯一的问题是,微软自己的智能手机平台 Windows Mobile 看起来已老得掉牙。早在 2005 年,微软的 Windows Mobile 就已帮助掀起了智能手机的热潮。

在 2007 年,Windows Mobile 的发展到达了巅峰,在美国占有逾 40% 的市场份额,在全球占有大约 12% 的市场份额。但是,到 2009 年,Windows Mobile 开始一落千丈。当时,微软刚刚发布了 Windows Mobile 6.5,尽管它的功能齐全,但是缺乏像苹果 iPhone 操作系统 iOS 那样的以娱乐为导向的应用程序库。而且,相较于 Android 和 iOS,Windows Mobile 6.5 的图形用户界面看起来丑陋不堪。

埃洛普并不怎么喜欢 Windows Mobile,于是他极力劝说微软领导层对它进行大胆的改造。在 2008 年和 2009 年期间,微软才开始重视这个问题,并推出了新的操作系统 Windows Phone。但是,在 2009 年,智能手机已出现了爆炸式的增长,但唯独没有 Windows Phone 智能手机的影子。

因此,埃洛普决定,微软的移动版 Office 办公软件需要撤离“着火的平台” Windows Mobile,搬迁到新的家园。据悉,他的团队最初考虑过苹果。当时,微软与苹果关系一直处于时冷时热的状态。但是,苹果 CEO 乔布斯对微软的想法表现得不冷不热,而且准备推出自己的移动办公软件 iWork。微软担心,在 iPhone 上推广 Office 可能会将这个办公软件市场拱手让给苹果,从而抹杀 Windows Phone 的发展机会。于是,埃洛普开始另觅他枝,最终选择了诺基亚。

当时,诺基亚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制造商。这家芬兰公司也许不是美国市场上最大的品牌,但是在过去十年中它发布的一系列设备直接定义了新兴的智能手机市场。与 Windows Mobile 不同,诺基亚的操作系统并不是事后才想到移动体验的,而是第一款真正从一开始设计时就着手提供智能手机体验的操作系统。

这种先锋带头作用充分体现在诺基亚的可怕的专利库中。人们普遍认为,它的专利库是智能手机行业中最强大的武器。甚至连苹果,在遭到诺基亚起诉之后,也承认它“借用”了诺基亚智能手机的某些功能,并同意向其支付一定的使用费用。因此,微软和诺基亚——软件巨头和智能手机巨头——决定建立合作关系也就不足为奇了。但令人惊讶的是,在诺基亚平台着火后,它们的合作关系仍然牢不可破。

2. 塞班:诺基亚的“着火的平台”

在 2009 年,诺基亚的发展速度开始放缓。自从 1996 年以来,诺基亚一直是智能手机市场上的领导者。但是,自从 2007 年苹果推出 iPhone 以来,诺基亚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塞班就开始走下坡路了。

在 2007 年,塞班约占有 65% 的市场份额;在 2008 年,它的市场份额下滑到了 45% 以下。与 Windows Mobile 类似,塞班的销量最开始受到了苹果黑莓的冲击,继而又受到了 2010 年异军突起的 Android 的洗礼。

塞班为何会跌下马来呢?它其实并不像 Windows Mobile 那般丑陋不堪。但是,在 2007 年和 2008 年,塞班手机开始受到一些差评。与此同时,这个平台也隐藏着很大的问题:移动开发者发现,塞班基于 C++ 语言的 SDK(软件开发工具包)要比谷歌基于 Java 语言的 SDK 和苹果基于 Objective-C 语言的 SDK 更难学,更难编程。

这才是塞班衰败的关键的原因,也是常常被忽视的原因。要知道,对于塞班粉丝来说,这款操作系统看起来或用起来并不比 iOS 或 Android 差,而且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但是,这些用户并不清楚开发者给塞班开发应用程序有多难。

而且,到 2009 年,塞班基本上已被除诺基亚之外的其他原始设备制造商放弃了。在 2007 年和 2009 年期间,三星、摩托罗拉移动和索尼的手机业务相继从塞班转移到了 Android。

但是,在 2009 年,当埃洛普推动微软与诺基亚合作时,这家芬兰手机制造商仍然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和功能手机制造商,它的销量远远超过了微软的 Windows Mobile 手机。埃洛普决定放弃微软“着火的平台”,结果跳到了诺基亚的一个更大的“着火的平台”。这是一种巧合吗?抑或它预示着埃洛普也会极力劝说诺基亚放弃自己的塞班?

3. 转向 Windows Phone

我们可能永远无法预见到,到 2010 年,塞班的情况开始急转直下。在 2010 年 4 月,诺基亚推出了塞班的更新版本塞班^3,它能够让新的开发者以更少的资源、更快的速度开发应用程序。在 2010 年初,诺基亚甚至还谈到了更宏伟的目标:推出塞班^4(后更名为S^3 Belle)。

但是,诺基亚的董事会已失去了等待的耐心。在 2010 年 6 月,由于面临巨大压力,诺基亚高管决定在其知名度很高的N系列手机中放弃塞班操作系统。当时,人们猜想诺基亚可能会考虑用 Android 来取代塞班,因为这是塞班以前的支持者们的选择。相反,诺基亚首次转向了 Meego 操作系统,这个平台整合了诺基亚基于 Linux 内核的 Maemo 和英特尔的 Moblin。很快,更多的变故接踵而至。

一个月后,诺基亚宣布将会解雇它的从 2006 年开始任职的 CEO 康培凯在 9 月,它选择了埃洛普作为接班人。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很多高管纷纷离职,塞班基金会的主管李·威廉姆斯也提出了辞职。在 2010 年 10 月,诺基亚的首席技术官宣称,“我们再也不会谈论塞班^3 或塞班^4 了。”

在 2010 年第四季度,Android 首次超过塞班,成为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在 2011 年 2 月,埃洛普发表了著名的“着火的平台”演讲,猛烈批评了塞班的诸多不足。两天后,在董事会的支持下,他宣布诺基亚将会采用微软的 Windows Phone(而不是 Meego 或 Android),而且准备让塞班完全退出历史舞台。(在 2010 年 11 月,Windows Phone 7 已悄然出世。)

4. 诺基亚谋划秘密设备“诺曼底”

微软给诺基亚支付了逾 10 亿美元,让它远离 Android。但是,此举并未能挽回诺基亚的败局,事实上可能加速了它的失败。诺基亚碰得头破血流才明白了一个道理:在新的操作系统未准备就绪的时候,决不能贸然地宣布放弃旧的平台。等到 2011 年限量供应的 Windows Phones 手机上市的时候,诺基亚的销量已是一落千丈。

然而,诺基亚和埃洛普始终坚持己见。在 2011 年和 2012 年期间,诺基亚总在不停地贬损 Android。诺基亚的一名高管甚至调侃说,使用 Android 的原始设备制造商就像站在雪地里尿裤子取暖的孩子。这个奇怪的比喻给很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由于这番言论,诺基亚向 Android 求救似乎成了不可能的选择,尽管诺基亚已是四面楚歌。然而,在 2012 年末,有传闻称,诺基亚准备借道 Android 逃生。尤其是在诺基亚的一名高管宣称该公司正在谋划应对 Windows Phone 失败的“应急计划”之后。但是,微软安插到诺基亚的“特洛伊木马”CEO 会同意这样做吗?

事实上,在公开批评 Android 事件过去很久,有新报道称在 2012 年早中期,诺基亚已开始悄悄瞄准谷歌支持的 Linux 操作系统。据悉,诺基亚正在招聘具有 Android 经验的工程师。但是最终,诺基亚高管辟谣称,它只是希望改善其跨平台 HERE 地图服务对 Android 的支持。

现在,有报道披露诺基亚正在研发 Android 手机,这让人们开始以新的角度来看待诺基亚招聘 Android 工程师的举动。据消息人士透露,诺基亚正准备将 Android 当做 Windows Phone 潜在的合作伙伴,并让它占领低端市场,从而取代 S40 操作系统。

目前尚不清楚,传闻中取代 S40 操作系统的基于 Linux 内核的 Meltimi 是否就是上面谈到的 Android。但是有一点很明确,这绝不是普通的 Android 手机。诺基亚计划在 Android 大树上培育出自己的枝杈,类似于亚马逊的 Fire 操作系统。

这款神秘的 Android 手机有一个别称叫做“诺曼底”,就在诺基亚设备部门被微软斥资 72 亿美元收购前夕,Twitter 上曾一度流出了这款神秘手机的照片。诺基亚最近承认,对于这款神秘的手机,它一直瞒着微软。

现在的问题是,微软是否会放弃这款手机——以及其他潜在的低端诺基亚 Android 手机。一方面,微软在低端市场似乎没有还没有可替代的产品,它的 Windows Phone 手机尚未覆盖到低端市场;但在另一方面,在收购完成后,诺基亚设备将会被贴上“微软”的牌子,这样一来,当我们看到微软品牌的 Android 时就会感觉十分别扭。

因此,诺基亚与 Android 的“地下情”要么可能会见光死,要么可能会掀开新的篇章。不管怎样,这个动人的故事表明,埃洛普可能不像外界描述的那样是一个“木马”般的 CEO。诚然,在将诺基亚拱手交给他的前东家和新东家微软后,他得到了微软丰厚的回报;但是,他似乎也很乐于接受使用 Android 操作系统的观点,尽管这样的产品尚未上市。

我来说几句吧

评论昵称:验证码: 看不清楚?